当前位置: 红网 > 证券频道 > 正文

专访楚天科技唐岳:坚守本职领域做深做透百年老店(四)

2017-05-21 16:38:24 来源:红网 作者:喻向阳 张飞 编辑:洪经

  系列专访:

  专访楚天科技唐岳:湖南“开放崛起”促成跨国并购(一)
  专访楚天科技唐岳:德方曾担忧被中资收购拉低品牌(二)
  专访楚天科技唐岳:将建亚太和欧美全球两大总部(三)
  专访楚天科技唐岳:坚守本职领域做深做透百年老店(四)

  相关链接:
  11亿元并购德国ROMACO 楚天科技成世界医药装备龙头

  【编者按】中国最大的医药装备企业楚天科技联合其控股股东楚天投资等,并购世界医药装备行业著名企业德国Romaco集团,并购双方已于日前在德国美茵河畔法兰克福签署协议。


  Romaco集团此前的控制人DBAG总部所在的德国黑森州,与湖南省有长达32年的友好关系。2016年6月,黑森州官方组织一个商务考察团来到湖南,行程中有一站是楚天科技,他们现场看了楚天科技的规模、加工能力等各方面,也正是因为这次考察,才促进了此次跨国并购案。

  这正是湖南提出“开放崛起”战略带来的丰硕成果。

  日前,红网时刻新闻记者专访了楚天科技董事唐岳,他就各界所关心的并购时机、策略、价格、标的定位、短期目标和长期规划、文化整合等若干问题,以及相关细节,做了说明和阐述。全文分为一、二、三、四集呈现给网友。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 喻向阳 通讯员 张飞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政策会影响到医药行业,其波动势必会影响医药装备行业。中国最新一轮GMP对医药装备行业的红利在减弱,并购Romaco后产能提升,楚天科技对未来市场有怎样的预期,市场整体容量是收缩、扩大,还是需要去挤压同行的市场?

  唐岳:GMP对医药装备行业的影响,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这一轮政策本身确实是走向尾声,但我们也要看到仿制药一致性评价、药品上市许可人制度、一票制等政策,正在陆续出台和推进。

  这些政策将加快中国医药市场与世界先进水平的接轨,也将提升市场集中度,中国医药市场上目前的5000多家企业,未来将变成1000多家,再过渡到几百家,成为欧美国家医药市场的形态。

  在这个过程中,大量的医药企业会被淘汰,而中国医药行业也将出现世界500强企业,这也是医药装备行业的巨大机会。这些不断集中而形成的医药巨头,会砍掉许多原来的工厂,因为他们需要3.0版本的工厂,而之前的GMP工厂都是2.0版本的。

  原来2.0时代的工厂,只有部分是自动化的,还有很多的人工参与;3.0时代是生产体系自动化,大幅减少人的参与;而4.0时代,是智能化,不但不要人,系统还能实现自我管理。这样的淘汰和升级,就是巨大的市场空间。

  随着3.0、4.0的产业升级换代,我们将不只是卖设备,而是智慧化工厂、整体解决方案。中国医药装备市场整体将会扩容,也会不断提升集中度,也就意味着强势竞争者会不断挤压其他企业的市场。事实上,这种市场挤压早就发生了,行业集中度也一直在提升。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在并购签约仪式上,您在致辞中特别提到签约的4月28日是楚天科技成立17周年的日子。Romaco集团在销售规模等指标上,与楚天科技相当,但它的发展历史可以追溯到140多年前。经过100多年的发展,其规模才相当于一个仅仅发展了17年的楚天科技,为什么是这种状态?对这种状态,您不觉得值得深思吗?

  唐岳:您提这个问题,我理解您的意思是质询Romaco是有问题的——做了100多年,居然只达到这个规模?首先,我需要说明的是医药装备行业有其特殊性,它有别于那些企业年销售额动辄上千亿的行业。在全球医药装备行业里,目前年销售规模最大的企业大约是50亿人民币,Romaco集团2016财年的销售额是10亿人民币。

  接下来是我要重点说明的,我想您的这个问题是代很多中国人提的,其中包含着一种典型的中国式思维,可能很多中国人都有这样的疑问——搞了100多年,才搞这么点小规模?这是中国和欧美国家文化上的巨大差异。

  近几年,中国人很推崇欧洲人的工匠精神,大谈特谈。什么是工匠精神?就把一件事做深做透。他们的文化习惯是100年、200年都在做一样东西,做到最深最透,做到极致,却未必去追求规模体量有多大。

  德国的企业,日本的企业,可能就是个家族传承的企业,几代人下来,要么就做个面包,要么就做个米饭。做面包的企业,如果再去扩大产品线做面条,那经营体量马上就会放大,但他们不做。

  支撑德国经济的,并非在世界500强里占有排名的德国企业,而是德国那8000多家隐形世界冠军,单个企业的体量可能并不大,一年销售也就一两千万欧元,但它的技术、品牌在那个领域里,是世界第一。德国有专门做指甲剪的企业,这么一个小东西,能做到多大产值呢?但它就是能做到世界第一,做到受人尊敬。这样的企业要是放在中国,肯定还想去做飞机。

  当中国人质疑德国企业、日本企业的发展历史和发展规模看起来不匹配时,恰恰是要反过来反思中国的文化习惯、中国企业的思维方式。中国人什么都贪第一、贪最大——寻求做大做强、寻求开天下之先河,这本身无可非议,但问题在于只是一味地求快、求大,却忘了最根基的东西,比如做到极致的品质、令人真正敬重的品牌等等。

  中国的许多企业,面包还没做好,就去做面条,面条还没做好,就去做饺子,饺子还没做出个名堂来,就跑去做坦克,还美其名曰“跨界”,结果跨不过十年就死翘翘。在中国能持续经营30年的企业,就已经很难得了。

  而反观西方国家,百年企业很多,这是一种文化习惯导致的结果。我们要能理解德国的工业文化沉淀和工匠文化沉淀,才能理解他们的产业形态、企业形态。中国也需要出现这样的企业,楚天科技还处于成长阶段,再过几十年发展成熟了,也只会坚守在本职领域做深做透,往百年老店发展。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我注意到一个细节,就是在4月28日的签约仪式上,Romaco集团总裁在致辞时专门展示了您题赠给他的一份中文手书,手书内容是“合众人之私,以成一人之功”,他并不懂中文,但看起来很重视这句话。您题赠这份手书时具体是什么样的语境,有什么目的?

  唐岳:合众人之私,以成一人之功。考据来看,这并非曾国藩的原创,但被他引用得非常多,在他为官、用人、育子等各方面深为践行,曾国藩长子曾纪泽受其影响也对之推崇有加。把这句话视为曾国藩的语录也未尝不可,意思就是满足和实现各人的诉求,从而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

  这是两三个月前在德国和他们谈判时,我在印有Romaco标志的一张很普通的办公用纸上,用铅笔写了这句话,并简单写了两句解释,送给Romaco集团总裁Paulo Alexandre。但我没想到他一直保存着,并对东方古人的这句话产生了这么大的共鸣。

  我想和他们讨论、启迪的,是哲学思考层面经营理念的问题,而不是具体操作层面经营管理的问题;在具体的经营管理上,他们是我们的老师。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DBAG对Romaco集团的持有长达6年时间,他们的投资显然是相当成功的,而在此次出售中仍保留24.9%的股权,也可以看出他们对未来收益的乐观预期。相比DBAG,作为新东家的楚天科技,对Romaco的投资和运作会有哪些不同,或者说有哪些优势?

  唐岳:DBAG在2011年4月将Romaco从一间主营业务为石油的美国上市公司手中收购过来,当时的背景是,持有Romaco的这间公司遭遇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不断地剥离非主营业务。作为一间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公司,DBAG的这项投资非常成功。

  作为DBAG的投资组合公司,Romaco的销售获得了良好增长,还成功进行了多笔战略性收购,DBAG及Romaco管理层的努力创造了这些成绩。此次出售也标志着DGAB和Romaco“收购及创建”战略的成功实施,DBAG董事会成员Rolf Scheffels也就表示,选择楚天科技作为买家,Romaco的全球化拓展和在医药行业的表现将得到进一步的强化,因为楚天科技是他们所希望的产业资本。

  金融资本和产业资本的投资,在出发点和落脚点上有不一样的地方。金融资本的投资,会优先考量标的的财务状况,良好的财务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反之则未必,这是其出发点;而落脚点,则是若干时间之后,预期收益能否实现,良好的收益实现预期会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反之则未必。

  简单来讲,就是你良好的财务现状会吸引我购买你,而我购买你的根本优先目标是若干年后,我能卖出什么价钱,而这又取决于标的企业的产品在这个过程中能发展到何种新的水平,所以我当然关心过程,但更关心结果。

  而产业资本的投资,当然也会很重视标的企业的财务指标,但将之放在第二位;放在第一位的,是技术、产品、品牌、文化等因素,要考量其对自身是否有补充、促进作用。如果这些因素都非常好,哪怕财务指标差一点,那也没问题。

  这是产业资本并购投资的出发点,而落脚点则是若干年后,能将标的企业发展到何种新的层次,同时促进母体企业发展到何种新的层次。所以,产业资本会关心结果,也会用心关注全过程。

  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在并购投资上出发点和落脚点的不同,是由各自本身的属性所带来的,都无可非议。作为产业资本,我们会持续强化对Romaco的投资,比如说产能提升所需的生产装备的扩大,这种投入需求对于我们来说完全不成问题,会以极高的效率予以满足。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通过设立SPV以及由控股股东牵头来完成并购,这种策略是非常高效的,但从投资结构来看,您作为楚天投资和楚天科技的董事长,理论上讲,这种策略也会给您本人带来压力,您如何看待这个问题?

  唐岳:是存在压力,但我同样充满信心。就像我在2015年主导提出楚天科技的2025战略,也面临外围的压力。但事实上,我主导的这个规划也就是10年而已,这是很务实的规划;并没有提20年、30年要怎么样,企业规划如果超过10年,那是很不严肃的,因为10年时间足以让世界发生颠覆性的变化。

  我所提出的战略规划,以及我所推动的种种动作,并不是为了掌控财富,而是为了掌控产业,实现我的产业梦,也就是我讲了很多年的“不在中国争地位,要为中国争地位”。

  虽然产业本身也可以货币化为财富,掌控了产业,实际上也确实会掌控财富,但是,将掌控财富作为出发点来掌控产业,和将掌控产业作为出发点而后形成对财富的掌控,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出发点和愿景的不同,会带来不同的操作手法,从而带来对未来的充分信心和良好预期;充分的信心和良好的预期,是对压力和风险最好的对冲。岁月静好,哪怕负重前行,也安然若素。

  红网时刻新闻记者:楚天科技公开发布的业务战略是涵盖无菌药物生产全产品链、主要药物剂型设备的全产品链等,还会进入食品装备、医疗设备领域,楚天科技通过若干并购,特别是这次并购德国Romaco集团,大大拓展了业务领域的外延。除了既定战略中的业务领域,楚天科技是否会在恰当时机进入其他的某些短平快领域?

  唐岳:在中国做实业是需要付出大量的辛苦和努力,我理解您所谓的短平快领域,也确实有不少实业家在主业之外涉足一些短平快的领域,但我可以负责任地说,楚天科技不会做这些事,我们会踏踏实实坚守在本职业务领域,所有的动作也都会紧紧围绕本职业务领域来开展。

  事实上,楚天科技并非没有遇到涉足这些领域的时机。早在2014年1月楚天科技上市后不久,我们就收到由一企业巨头牵头的涉足金融领域的邀约,但当时我明确答复不会进入这个领域,尽管当时我们总共有几个亿的现金分别躺在上市公司和控股公司的账户上。

  我的答复还引起一些股东的不高兴,他们批评我一点金融思维都没有,那么多现金白放着干嘛?我告诉他们,我们的现金不会用来搞那些看起来短平快的东西,我们的现金放着就是为上市公司服务、为实业服务。到今天回头来看,我们的战略是正确的。

  做企业说起来很复杂,但其实很简单,就是两件事:从价值观来说是怎样做人,从经营来说是怎样做事。做事取决于做人。有句市井俗话“出来混总是要还的”,话粗理不粗,怎么做这个事的,这个事将来就会怎么回报你。

  有不少上市公司,要么蹲着不动,要么瞎搞,今天做这个,明天又做那个,今天想做坦克,明天又想着做飞机,跨界跨得离谱。资本市场跟产品市场是有时间差的,只要产品市场做好了,资本市场终究会回报你,但凡市值越高的企业,都是产品做得越来越好的企业。工业人要有工业精神。


频道精选

综合资讯
企业推广